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史资料 >
1977那年的信阳高考
作者:文史委
时间:2021-02-02 来源:市政协文化和文史资料委员会 点击: 分享:

谢复兴 蔡传玮  口述    王亚勤  整理

 

 

 

编者按:为了征集信阳地区恢复高考的史料,市政协文化和文史委员会委托市教育体育局老干部科科长王亚勤,采访时任信阳地区高等学校招生工作委员会办公室秘书组和资料组负责人谢复兴、蔡传玮,并根据他们的口述进行整理。

 

摸着石头过河

 

谢复兴:1977那年的信阳高考,回忆起来,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啊。当8月,邓小平同志在北京主持召开了科学与教育工作座谈会,在这次会议上,他当场拍板,改变“文革”时期靠推荐上大学的高校招生办法。而在此之前,我就是专门负责保管招生公章的,天天背着黄挎包,把公章带着,推荐上大学、符合要求的,我就在通知书上盖个章,然后就可以上大学了,哪儿有什么考试入学一说。10月12日,国务院批转了《教育部关于1977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意见》,对招生对象和条件、招生办法、考试和录取的流程及方式等都作出了明确规定,凡是工人、农民、上山下乡和回城的知识青年、复员军人、干部和应届毕业生,符合条件,均可报考……10月21日,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各新闻媒体,均以头号新闻发布了恢复高考及其招生条件的消息。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一经传出,像是以北京为震源地而发生的强烈地震,撼动了中国的城乡各地,激活了全国数百万知识青年沉寂的心田。

11月6日至9日,当时的信阳地委召开了科学、教育工作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各县、市书记、宣传部长、科委主任、文教局长、地直各局委负责人、各院校和铁路分局负责人共80人。会议传达了邓小平同志对科学和教育工作的指示、中共中央《关于召开全国科学大会的通知》、国务院批转教育部《关于一九七七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意见》,学习了河南省科技教育会议的精神,安排部署了信阳地区科学、教育工作和本年度的高招工作,信阳的首次高招工作由此拉开帷幕。

蔡传玮:11月15日,中共信阳地委决定:撤销“信阳地区革命委员会文化教育局”,建立“信阳地区革命委员会教育局”和“信阳地区革命委员会文化局”,教育和文化自此“分家”。根据工作需要,信阳地区成立了高等学校招生工作委员会,刘庭章(时任信阳地委副书记)任主任委员,张茂春(时任信阳地委宣传部副部长兼开封师院信阳分院党委书记)、卫静(时任信阳地区革命委员会教育局局长)任副主任委员,吸收公安、卫生、交通、商业、教育等有关部门的负责人参加,委员会下设办公室,就设在信阳地区革命委员会教育局,办公地点就在当时信阳行署院内后楼三楼。办公室主任空缺,信阳地区革命委员会教育局的陈昌荣和张敦础任办公室副主任。实际工作中,陈昌荣总负责,又分设了四个组:谢复兴负责秘书组,张敦础负责后勤组,我负责资料组,王美亭负责考务组。当时高招委员会没有固定编制,大都是从教育系统借调的工作人员。当年国家刚刚恢复高考,又因为马上就要组织考试,招生工作的各项具体规章制度、细则国家和省都没有来得及统一,处于空白,都是地区高招委根据中央和省的总体要求、基本原则,结合本地实际情况自己摸索、研究、制定。

 

唯一一次冬季高考

 

谢复兴:按照当时国家要求,符合条件的人员,都可以在自己所在的单位报名,由公社、厂矿、机关、学校、街区办事处等单位按招生条件进行报名审核,符合条件者,报县(市)招生委员会批准后,统一编排布置考场,组织考试。

准考证是由省统一印制下发的,最上方印着“1977年河南省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准考证”,正面左边是考区、县(市)、姓名、报考专业类别、加试科目等项,右边是照片,最下面是报名号(试场座次),县(市)、姓名、报考专业类别、加试科目都是手写的。背面是考场准则,共七条,详细写明了考生需要注意的各种事项,如迟到超过15分钟者,不得参加这一科目考试等。“试卷上不要写自己的姓名,书写者试卷作废”这一事项还特意在文字下面加了着重号加以强调。考试分为文理两类,文科考试科目为政治、语文、数学、史地,理科考试科目为政治、语文、数学、理化4科,每科满分都是100分。外语为自选科目,不计入总成绩,仅作为参考,但报考外语专业的必须加试外语

蔡传玮因刚刚拨乱反正,受时间、教材、考生等诸多因素的制约,1977年的高考,没有复习大纲,也不是由全国统一出题,而是把命题权下放到了各个省、市、自治区。这是新中国历史上唯一一次冬季高考,同时也是最为仓促的一次,因为恢复高考的消息在1977年10月21日才登报,离开考只剩一个多月的时间。

每个省的高考时间也不尽相同,当年河南高考的时间被确定为12月8日、9日和10日。12月8日上午考语文,下午考史地(一张试卷,历史、地理各占一半)或理化(一张试卷,物理、化学各占一半);12月9日上午考数学,下午考政治;12月10日加试外语。试卷是省里统一印刷好,各地派人去郑州领回来的,这项工作是资料组负责的。当时资料组抽调了不少工作人员,有局二级机构的、局属学校的,还有部分信阳师范学校当年毕业的优秀学生。那时候的试卷保密制度没有现在这么系统、规范,就是地区自己根据上级要求和工作需要制定了规定,大家凭着很强的组织观念和严谨严肃的工作态度,确保了恢复高考后首次高招考试安全保密、准确无误地进行。

当年的考试是以县(市)为单位统一组织的,自己设考点,编考场。考试期间,地区高招委向各县(市)派主考官,相当于现在的巡视员,监督考试纪律,指导帮助基层解决突发情况和问题。我当年陪同开封师院信阳分院党支部副书记、革委会主任安振东,赴光山县指导考务工作,并深入到光山县一高、泼陂河镇两个考点检查考试情况。

谢复兴那一年,参加高考的人几乎都是在国家决定恢复高考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仓促上阵的。从1966年至1977年,绝大多数城镇户口的初中或高中毕业生只能“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而农村户口的则回乡务农。国家一决定恢复高考,有资格报考的人蜂拥而至,甚至不少父子、兄弟、姐妹、师生携手同进一个考场,一块来挤“独木桥”。以至于考生的年龄和文化以及反映在答卷上的水平都参差不齐。尽管试题难度不大,但对于当时的很多考生来说,高考依然是一个难以逾越的关卡。在有些学科的考试中,不少考生整场考试无奈地望卷兴叹。

1977年的高考是以地区为单位阅评考生试卷,信阳地区的阅卷地点设在位于南湾的地委党校,整个校园都封闭了,戒备森严。试卷密封处是在卷子的左上角,用手工缝起一个斜角,再贴上封条,把考生的姓名信息隐藏起来,达到保密的效果。阅卷老师来自信阳地区各县(市),都是经过严格挑选的资深优秀老教师。很多老师也是多年后第一次见面,握手、拥抱,激动、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因是恢复高考的的第一次考试,复习时间又有限,在阅卷过程中老师经常能碰到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卷子,甚至白卷。

蔡传玮当然,其中也不乏优秀的考生,现在想起来还让人兴奋,我记得很清楚,有位考生政治考了105分,满分虽然是100分,但还有加试题20分。这些优秀的考生后来都成了各行各业的栋梁之材。

 

高考分数是不公开的

 

谢复兴:1977年的高考分数是不公开的,阅卷结束后地区高招委根据考试成绩按1:3划出初选分数线,通知各县(市)组织政审、考生填报个人志愿以及组织体检。政审后,考生的档案分为四类,一类是绝密类,考生可以填报所有学校和专业,二类是秘密类,三类是机密类,这两类考生只能填报相对应的学校和专业,四类是政审不合格的,对考生对外保密,这类考生是分数再高也不能录取的。体检由各县、市、统一组织,到指定医院进行体检。地区高招委根据政审、考试和体检的情况,把入选考生的政审资料、体检情况、考试试卷、填报志愿等情况汇总,然后统一造册,带到省里进行录取。

蔡传玮:当年省的高考录取工作是在当时位于郑州市新通桥的友谊宾馆进行的。各地市单设一个资料室,用于存放和投送考生的档案资料。

省高招办用宾馆的一个大会议室,设立了一个统一对外分发考生档案的总资料室,联络、服务省内外各高校招生工作人员。各地市每天根据录取进度、录取的分数、志愿所报学校和专业等要求报送本地考生档案。

第一年高考录取,大家都没有经验,录取工作都是在实际操作中不断补充完善的。比如录取一个考生,一要看考试总成绩多少,二要看志愿是否对路,三要看政审材料,四要看专业分数高低,五要看体检标准,不同的学校和专业对体检的要求也不一样。当年还有一个特殊规定,为了提供更多机会给年轻人,“老三届”和25岁以上考生的录取分数线要比普通考生高100分,但这条规定仅限于当年,第二年就取消了。

谢复兴那时候也没有计算机,全是人工操作,再加上有些学校陆续在追加招生计划,所以整个录取时间很长。当时信阳地区到郑州参加具体录取工作的同志主要有陈昌荣、蔡传玮、王伯奇和我,录取从1977年12月底一直持续到1978年的5月,我们就一直在友谊宾馆住着,春节也是在宾馆度过的。那个年代物质还比较匮乏,大家生活上都很简单,偶尔出去吃顿饺子就算改善生活了。幸好,省里负责后勤服务的有位同志是信阳老乡,在伙食上时不时给予关照,就这还得小心点,怕其他地市同志看到了提意见。现在想起来,那段时间真是既艰苦枯燥,又充实美好(谈起那段岁月,谢复兴和蔡传玮相视一笑)。

 

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蔡传玮:1977年,全国是570万名考生参加考试,录取27万人,录取率为4.8%;河南全省共有708097人参加考试,实际录取9374人,录取率为1.3%,远远低于现在的高考录取率,真是名副其实的“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啊!信阳的大专院校共招生409人,其中开封师院信阳分院(现在信阳师范学院的前身)186人,信阳地区卫校大专班52人,信阳农业学校大专班171人;中专学校共招生980人,其中信阳卫校270人,信阳师范学校300人,潢川师范学校410人。信阳共有590人被大专院校录取,1057人被中专学校录取。

这年的冬天,这年的高考,积聚了太多的期望,这是一个民族对知识的渴求,是一个国家的时代拐点。这次不同寻常的考试,改写了无数青年男女的命运,也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起航。

 

(本文口述者谢复兴,男,1952年11月出生,1973年1月参加工作,曾先后任信阳地区教育局招办主任,信阳广播电视大学副校长、信阳卫生学校校长、信阳市教育局副局长、信阳市政协港澳台侨和民族宗教委员会主任等职务;蔡传玮,男,中共党员,1972年参军入伍,1977年复员退伍分配到地区教育系统工作。1977年至1981年连续四年参加信阳地区高招办公室录取工作。1982年先后任信阳地委党史委副主任、信阳市史志办主任、信阳日报社社长、信阳市委政法委副书记等职务。2015年底退休,被聘为市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员;整理者王亚勤,女,1979年7月出生,1997年12月参加工作,2003年9月通过公务员考试录用到信阳市教育局工作至今,现任市督学、信阳市教育体育局离退休干部科科长、市教育关工委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