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史资料 >
1977年我的那场高考
作者:文史委
时间:2021-02-02 来源:市政协文化和文史资料委员会 点击: 分享:

高曙霞

 


 

1977年10月下旬的一个傍晚,我在息县夏庄卫生院和杨姐散步,听到广播喇叭里播音员字正腔圆地播报着国家恢复高考的消息,不禁驻足细细聆听,立即全身一股暖流涌动,热泪盈眶。虽然下乡5年来,学校里学的知识早已还给老师,此刻我的心却躁动起来,暗暗决心参加高考拼搏一下。

那一年的我,是一个上山下乡知识青年。1973年高中毕业后,响应毛泽东同志“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号召,我怀揣改造自然的梦想,下放到信阳市震雷山茶叶试验场当知青,开始了战天斗地的知青生活。上大学是我从小的梦,下乡并没有泯灭自己到大学读书的梦想。后来缘于国家出台国营农林茶场不招工不招兵不招生的政策,一起下乡的伙伴们中不少人纷纷找门路转点,我也转点来到了息县夏庄。

心动不如行动。11月初请假返城,通过弟弟找到班主任陈民老师,当了个插班生,旁听高考辅导课。一个月结束后摸底考试,陈老师告诉我弟弟说,我的成绩不那么好,还需要努一把力。此时,潘大姐给我收集了一些复习资料,我拾起那些荒废已达五年的功课,如饥似渴地复习,每天在背、读、写、做中度过。

高考报名是在乡政府文化站,报名考试同时填报志愿。由于自卑并特别想离开农村,我找了两个自己没有听说过的学校——河南中医学院、洛阳工学院,后来又添上开封师院信阳大专班(信阳师院前身),报了三个志愿。

1977年12月的高考前夜,我在夏庄的宿舍里辗转难眠,后半夜迷迷糊糊入睡,做起梦来,梦见自己在地里干活,一轮红日把阳光洒向大地,我放下农具向太阳方向奔去……这个时候我从梦里醒来。天啊!离考试时间还只有40分钟了,匆匆梳洗一番,饿着肚子顶着寒冷的北风,我急忙跑向高考考场——夏庄中学。跑到夏庄中学大门口,看见一排排红瓦房,考生正陆陆续续地到来。当时的夏庄中学在周边几个乡中学中规模比较大,77年高考时作为周边三四个乡镇的集中考点。重新回到了久违的考场,尘封了十一年的大学之门将重新开启,此刻我的心情真是五味杂陈,百感交集!走进考场,看见一位监考的男教师站在讲台上,教室的后面还有一位监考女教师。教室里一排排木质桌椅,排座如同现在的教室,中间留有两个走道。考生的座位一个挨着一个,中间没有间隔。刚坐下就开始发试卷,我已顾不上抚平自己的心绪,深吸一口气,立刻投入到紧张的思考和答题上了。

那年卷子有政治、数学、语文,另外,历史、地理和物理、化学各合并为一张卷子。第一场考语文,改病句难度不大,文言文翻译我选了“劝学篇”。至今,我清晰地记得那年的高考作文题目是二选一,我选了《我的心飞向毛主席纪念堂》。选定题目,略加构思,就直接开写,写出毛主席的丰功伟绩,毛主席去世后国人的悲恸之情,自己的思绪飞到毛主席纪念堂对毛主席的默默诉说,真情实感流露笔尖。作文基本上是一气呵成,当我重重地划下最后一个句号时,交卷的铃声响了。

考试后不久,我便得到了被河南中医学院录取的消息。但通知书迟迟未有到,只好在焦虑中等待。直至临近开学前三天才收到入学通知书,接到通知书的那一刻,心中无比激动,我正式成为“文革”后恢复高考制度的第一届大学生!于是,匆匆整理简单的行装,乘上北去的绿皮列车到河南中医学院报到,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涯。

1977年12月8日,这是我永远铭记的日子。这一天,我作为“文革”后恢复高考的首届考生,与众多考生一起走进考场。随后,又和被录取的27万考生一起迈进了大学的校门。

 1977年,中国关闭了11年的高考闸门终于再次开启,全国600万从农村、工厂、部队一路风尘而来的年轻人,怀揣着忐忑的梦想和奋发的意气,如过江之鲫般涌向考场。在570万考生大军中,被录取的只有27.5万人,录取比例为29:1,是竞争最激烈的一年。2017年,我作为省人大代表视察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时,遇到了一位副院长,是息县夏庄人。他告诉说,我们同时在夏庄中学一起考试,是当年在息县夏庄参加高考的众多考生中被录取的仅有的两名大学生。正是这场仓促、特殊又充满激情的考试,成为当年数百万学子、知青的人生转折,更是国家的命运拐点。中国再次迎来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春天。


本文作者高曙霞,女,河南中医学院中医专业毕业,副主任医师。信阳市一届人大常委,省九届、十届、十一届、十二届人大代表。2003年7月当选信阳市第二届政协副主席。2003年12月至2018年12月任农工党信阳市委主委。曾任信阳市第三届、四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河南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教科文卫委员。2019年退休。先后荣获全国三八红旗手、河南省“三八”红旗手、第二届河南省百名巾帼科技英才、河南省优秀人大代表等光荣称号。